精彩装备

南美洲纪行

[复制链接]
查看: 7444890|回复: 0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152

主题

294

帖子

0

精华

旅行新人

Rank: 1

游币
0
发表于 2010-9-28 06:34: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美洲纪行
在水一天
一、南美洲的海关检查
到南美洲,执公务护照是免签证的,出境时凭护照和省外办的一张出国证明即可,个人旅游执因私护照,需办签证手续,但无论因公或因私出差旅行,不用担心海关检查,只要你办理行李托运手续就可保证一切无忧。秘鲁、巴西和阿根廷3国都是出了海关后,才提取行李,这与澳大利亚先提行李,后过海关的程序完全不同。2005年,我到澳大利亚,在珀斯海关,行李被翻了个底朝天,几包丽水产的香菇被没收,理由是没有英文标识。这次问了省外办的刘晓蔚,他说只要入关单上如实申报,一般是不会被没收的,刘在新西兰使馆呆过二年,我想他说的话还是有道理的,我们上次出国没有带翻译,幸亏没遇上 ** 烦。
从秘鲁到巴西,先办入境,然后拿报关单给海关人员,他们很随意的看一下后就放行了,但要你在几步远的一根柱子上的按钮上按一下,然后显示一个绿色的箭头,表示可以通过,我看到上面还有一个标记,估计是红色的,可能要接受检查了,但没有托运行李,检查也没什么。
有趣的是从巴西的伊瓜苏过境到阿根廷是陆路,导游小朴,吉林通化人,说南美洲旅游的旺季是2002年到2006年,接团都来不及,根本没有休息天,钱也赚得不少,今年中国游客最少,每月只有1、2千元收入。现在阿根廷海关查得很严格,主要是查游客带的蜂胶,因为巴西蜂胶便宜质量又好,影响了阿根廷蜂胶的销路。我担心起来,到了海关果然车辆都在排队等待过关,我们前面一辆大客车上的人都下车了,小朴说,他们要接受检查了,由于人多检查时间一长,一时车辆在海关通道排起了长队,等了20多分钟,小朴办完手续回到车上,海关人员手一挥让我们过关,大家都舒了一口气。
二、激扬与平实
桑巴舞,起源于非洲西海岸,从16世纪起传到巴西,在吸收了葡萄牙和印第安人舞蹈、音乐的艺术风格之后,演变成巴西的桑巴舞。巴西桑巴舞紧张、热烈、欢乐、活泼,是融华丽的服饰、激昂的音乐和丰富的表现力、故事性于一体的舞蹈。导游告诉我,看桑巴舞最好是每年的狂欢节,但作为我们这些外国人来说,能在剧场里观看桑巴舞演出也算开了眼界。看了巴西的桑巴舞,才真正感受到巴西人的激扬,那激扬的舞姿,欢快的音乐,让人感受到几百年前印地安人的乐观和豪爽。但在里约的短短几天,更让我看见了巴西人朴素平实的一面。大街上没有豪华的奔驰和宝马,大家开着大众、丰田、福特车,坦然上路,来接我们的伊先生,在巴西开着大公司,生意做得很好,也没有开奔驰,这在欧洲的华侨中是不可想象的,据说是怕开好车“露富”,目标太明显,容易遭抢劫。更让人感到惊讶的是从机场到市区的高速路两边有大片的贫民区,这就是国内学术界声讨的所谓“拉美陷阱”之一,为此,我便多看了几眼,大片由红砖头和水泥砌成的平房或二、三层的简易楼房,无规则地立在城外的荒地里,挤挤挨挨的,确实有碍观瞻,看来 ** 是没有形象工程的概念,使初到巴西的外国人留下了一个 ** 无能的印象。但是在车上,导游的几句话,却使我想法大变。导游说巴西的贫民区有几个特点:1、房子都是砖头砌的,虽然简易,但挡风遮雨,结实耐用,绝不是透风漏雨的危房。2、房子通水通电, ** 还给减免一半费用。3、凡住在贫民区的人不管你收入多少,一概免交个人所得税。多么以人为本的 ** 啊!我看到在狭窄的路口还立着一根电线杆,路灯还是有的。但导游说:贫民区治安不太好。我想这有什么了不起,富人区不也常发生抢劫案吗。巴西人的医疗、失业和救济保险都是由 ** 兜底承担的,尽管据说保障水平还不太高,但总算是有依靠了。公立学校的教育也是免费的。在市区,我们宾馆就在著名的里约海滩对面,海边的沙滩上,早晚都有人在跑步,但导游告诉我们不要拿着包和照相机到沙滩海边去散步,曾经有外国游客在海滩被抢。我想这大概是几十万分之一,早晨吃完早餐后,我下楼特意到海滩去走了一圈,海滩边是一条主要马路,一大早,车水马龙热闹非凡,又有三三两两跑步锻炼的人,劫匪又如何下手呢。
三、马丘比丘印象
马丘比丘(Machu Picchu)被称作印加帝国的“失落之城”。在印加语中意为“古老的山巅”。位于古印加帝国首都库斯科城南部112公里的高原上,海拔2560米(一说为:海拔2280米)。大约1450年,印加帝国统治者帕查库特克•印加•尤潘基建造了该城。1532年,西班牙殖民者入侵秘鲁攻占了马丘比丘,但最终将它遗弃。古城两侧都有高约600米的悬崖,峭壁下则是日夜奔流的乌鲁班巴河。 “马丘比丘”是秘鲁印加文化的圣城,是南美洲最具神秘色彩的古迹之一,由于其圣洁、神秘、虔诚的氛围,马丘比丘被列入全球10大怀古圣地名单。这是我们出访秘鲁的第一站,清晨4点到机场,坐5点钟的飞机2个小时到库斯科,那是秘鲁南部安第斯山脉深处的一座小城,曾经是印加皇朝帝国的国都,1983年就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每年要接待游客50万人次以上,据说主要是欧美游客,亚洲主要是日本游客。8点多钟麦道飞机降落在山岗上的一条水泥跑道上,机上全是游客,下飞机就有高海拔的感觉,风也特别冷,出机场与当地一名英文女导游接上头,便将我们的行李一起拉到城内的一家五星级宾馆,那是一座古堡改造的高档宾馆,门面很简朴,也不大,但墙很高,巨大石块砌成的高墙,显示出它的历史和价值。宾馆对面就是一座全城最大的教堂,古老的巴洛克式建筑,估计也是与宾馆同一时期的建筑。库斯科城建在山谷中的一块盆地,城中有许多古老的建筑,居民的住房都依山坡而建,样式和西藏的民居有些相似,大都为一二层的房子,街道也是高高低低依山而修,街道由大块的石头铺地,就象我们的石板路一样,保留了古色古香的味道,但我担心每天有这么多满载游客的汽车的碾压,这石头路还能维持多久。导游告诉我们要在10点多钟赶到小火车站,换乘到马丘比丘的火车。于是在宾馆放下行李,我们又坐车出发了。司机能说英语,一路上给我们作一些讲解,到几个地方停车拍照,车子沿着盘旋的公路飞驰,看得出他很熟悉这条路,虽然路面不太平整,但好歹是柏油路。他说库斯科有18个小村庄,主要靠种玉米和土豆来维持生活,在途中,司机领我们参观了一家当地人的小院,看到土豆特别大,玉米粒也特别大、吃起来特别硬。喝了一口当地人用玉米酿做的酒,酸酸的,度数很低,相当于米酒。临走时司机提出要给主人2个美金,作为招待的酬劳。10点多钟,我们准时赶到火车站,离开车还有一点时间,我们从停车场向车站走去,路边有小的销售店,有煮熟的玉米卖,问价要2个美金买3根,感到有点贵,没买。10:40分上火车,只有两节车厢,与我们同车的是一群美国老年游客,来自美国南部的佛罗里达州,问他们是否到过中国,他们说到过广州,问印象如何,答:“building and building”。无语。小火车沿着乌鲁班巴河的溪流在峡谷中穿行,车窗外不时有小村庄掠过,车上还提供一份便餐和一杯饮料,4点钟在机场宾馆吃的几片面包和一杯牛奶此刻早消化的无影无踪了。在一个等待交会错车的车站,看到一大群欧美人背着行囊在溪对岸的山路上跋涉,从导游图上看,古代的印加人就是沿这条45公里长的印加皇家道路到达马丘比丘山上。别小看它只有45公里,一路上要翻山越岭,而且地势高,走起来可不容易,一般需要花四五天的时间。沿着石砌小路,爬上石阶,越过小溪,穿过森林,一路上都有印加文化的遗迹,风景宜人,可以眺望远处的雪山,俯看山谷的热带雨林。辛苦了几天,终于爬上最后的一个石阶,马丘比丘古堡便立即出现在眼前。他们是真正的驴友,我从心里头羡慕和尊敬他们。在车上和小刘谈起中国老人难以走出国门的原因时,除了经济和观念外,关键还是语言上的障碍,欧美人在这方面占有明显的优势,这也是文明和文化差距的表现。什么时候中文成为世界语言了,那不用说,中国一定是世界强国了。路边还有几个皮肤棕色、衣衫不整、脏兮兮的小孩儿在玩耍,眼睛不时盯着车厢。这又使我想到中国西部的贫困孩子们,多么相似的迷惘的眼神。12点,火车到达终点站,下了车,当地的一位女导游陪同我们上山,于是又登上了上山的大客车,这是山脚小镇定时的发车点,几分钟后,汽车向山上出发了,道路更加陡峭,又窄,又泥泞,一边是山崖,一边是深渊,一个接一个的急弯,是我见过最险的路段。还要时不时与下山的大客车擦肩而过,车轮几乎是在悬崖边上行走,好在路程不长,半小时就到了,一下车就看到云雾缭绕的马丘比丘。检票后,我们终于踏入了印加人的太阳城。由于在网上已见过马丘比丘的风景画面,真正见到时也没有感到特别的震撼,不过就是一些石头砌成的房屋和梯田而已,原定参观2个小时,结果我们40分钟就完成了,匆忙地拍了几张照片,这个地方气候异常,一阵雨,一阵太阳,一会儿云遮雾障,一会儿万里晴空。由于海拔2000多米,风有点大。但巨石垒成的庙宇和堡垒还是感到印加人的智慧和力量。有人断言印加人不可能在没有铁制工具,没有马犬畜,没有车轮知识的年代里,建造出如此绝妙的砖石建筑。他们确是极具智慧的民族,即使如此,若没有用来进行切割与运输整块巨石的实用工具,决不可能建造出马丘比丘来。鉴于这一点,便开始传出了外星人光临,上天之灵的创造等等妙说。另一个更简洁的说法则把这一切归功于印加帝国的祖先的成果。虽然人们迄今无法断定,马丘比丘是如何建造而成的。
四、空客和波音的较量
空客和波音是世界飞机制造业的巨头,这次出访南美,乘坐了11次飞机,空中时间长达近70个小时,也感受到了空客和波音两大公司在世界飞机制造市场上的激烈竞争和较量。从北京出发乘坐中国国际航空公司的航班是空客A330—200,在巴西和阿根廷的国内支线飞机有法国的空客和美国的麦道飞机。具体来说,北京晚上1:30分起飞——西班牙马德里早晨6:45分(12小时),马德里中午12:45分起飞,乘坐西班牙航空公司A340—600抵达利马晚上6:15分(12小时),利马—库斯科乘坐智利航空公司的空客A319,早晨5:05分起飞,6:25到库斯科。利马—里约乘坐巴西塔卡航空公司空客A320,空中飞行时间5小时,里约—伊瓜苏4小时,伊瓜苏—布宜4小时,晚上6点多钟到布宜,天大亮,阿根廷是夏时制。晚上9点钟浙商会和福建商会在杭州酒家请吃饭。老板娘能说一口标准的杭州话,说起来出国也有17年了,烧的宋嫂鱼羹是用大黄鱼作原料的。布宜到卡拉法特乘坐阿根廷航空公司的麦道80空中飞行4个小时,途中经停巴里洛切,机上一大半的乘客都下飞机,打听后才知道,这是一个著名的风景区,从飞机上看,大片的湖面,茂密的森林,远处还有安第斯山的雪景,想象中非常美丽,欧美游客特别喜欢来度假,飞机上只有一杯茶,两块面包,服务实在简陋。20日晚上乘坐汉莎航空公司波音747—400。10:55分起飞,到法兰克福是第二天下午4:40分,转中国国际航空公司的航班,也是空中客车晚上19:20起飞,到上海是13:50分,至此,南美洲12天的艰苦行程顺利结束,人也感到十分疲劳,但收获也是巨大的,简直出乎意料之外,世界之神奇,世界之美妙,正如电视所说: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由此也感觉到,在世界飞机制造业,法国的空中客车公司占据了主要的市场,美国波音公司正在失去原来的市场地位,而美国的麦道飞机已沦落为支线客机了。
五、南美洲感想
提起南美洲,一是距离遥远,在中国的背面,二是由于距离带来的神秘感,三是熟悉与陌生,对巴西和阿根廷足球的熟悉,对南美洲社会经济的陌生,对于黑人,在有色人种的眼中是落后和贫穷的符号,好在南美洲的黑人,要比非洲的黑人颜色略浅一些,其实应该是棕色人种。
这次12天的南美洲之行,虽然只是匆匆一瞥,但对心灵和观念的冲击还是巨大的,主要是:
一、美洲的土地是富饶的,资源十分丰富,气候比中国好多了,自然环境更是保持着原始的状态,尽管秘鲁首都利马附近的海水是混浊的,但天还是蓝的,里约的城市十分漂亮,海滨大道、海滩都十分的美丽,大西洋的浪比太平洋的浪明显要大一些。
二、巴西和阿根廷虽是发展中国家,但巴西的经济水平应该在中国之上,阿根廷不如中国,但物价很低,生活很容易,没有太大的工作和生活压力,阿根廷人是最不守时的,约好时间,迟到半小时是很平常的,但在阿根廷与布宜州商务会谈中,阿根廷人还是守时的,而请的中国翻译却迟到半小时,看来中国人的劣根性是最强的,到布宜机场接站的中国导游也晚了半小时。但巴西和阿根廷两国 ** 还是以人为本的,社会保障体系比中国要健全的多,他们毕竟是葡萄牙和西班牙的殖民地,在社会制度和管理上还是沿袭了欧洲的一套,当然保障水平要低一些,问了阿根廷的浙江华侨,他们都说小孩上私立学校,医疗也是买商业的医疗保险,浙江华侨在巴西和阿根廷各有上千人,中国人主要是福建人、广东人,他们比浙江人去的早,浙江人是改革开放后才出去的,有些是从欧洲转到南美洲的,主要是开超市、开酒店,这几年随着中国游客的增加,办旅行社,开中国货店专卖给中国游客。
谈到治安,驻秘鲁的新华社朋友说,总体上还是好的,在秘鲁呆了多年也没有发生过什么事。但在中国驻秘鲁大使馆周围我们看到执枪的秘鲁警卫,在秘鲁皇宫前停着装甲车和执枪的 ** 。我们在离开阿根廷去机场的路上,在车上看到警车在追赶几位年轻人,导游说是抓抢劫者,顿时造成街道上秩序大乱,边上一辆小车为了躲避逆向行驶的警车和警用摩托车,差一点撞到我们的奔驰旅游车,把我们的司机吓了一跳,这时我们意识到危险确实存在。
暂无签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门店查询|法律声明|APP下载|触屏版|小黑屋|wap站|Archiver|中青旅遨游论坛 ( 京ICP证010423号 )
快速回复 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