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装备

鄂西小记

[复制链接]
查看: 5465681|回复: 1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42

主题

54

帖子

0

精华

旅行新人

Rank: 1

游币
0
发表于 2010-12-20 22:03: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鄂西小记
  行程
  10、3清晨,我们从北京乘飞机抵达武汉,湖北的老同学已在机场等候。
  自驾车从机场启程,走高速路驶往恩施。沿途车览江汉风光,在农家院落午餐,吃家常饭菜。
  约晚六点在恩施和分别从广州深圳直接飞抵恩施的同学会合(他们要在武汉机场转机)
  在恩施住三晚,包车,顾导游,参观:大水井、大峡谷、四洞
  第四天,自驾车前往巴东神农溪,住在荆州
  第五天游荆州,经天门往武汉
  10、7当晚飞回北京
  这次是“被”旅游的,夫唱妇随,不做功课,听之任之,不计得失。
  湖北的同学十分热情,舍命陪君子,精心安排落实吃住行,游程随意,密度不高,舒适度高。好吃、好喝、好住,属于奢侈型。
  体力不过如此,山路上又一次晕车,这对喜欢上路的我真是打击情绪,见好就收,随遇而安,勇于放弃吧。毕竟,我们都不那么年轻了。
  如在腾龙洞和大水井二者取其一,我们选择了大水井。在大峡谷,我们惜力,只走了三分之一的栈道,损失了部分风光之精华。
  到巴东没赶上神农溪的游船,好歹上了艘班船,游了小小的莲花溪,虽景观有些平淡,可也不算白来。为确保准时赶上飞机,在荆州和同来的朋友分手,又失秭归。
  简况
  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位于湖北省的西南,是云贵高原的东延部分,北有大巴山和巫山的天然屏障,削减了南侵的冷空气。全境绝大部分是山地,气候湿润,平均海拔在1000米以上。
  想象
  我曾经对这方水土知之甚少,印象中属于“三线”,是荒山野地皇帝远的偏僻腹地,多用于隐蔽保密工厂,备战备荒和外调下放以及变相“发配” ** ,这个先入为主的认识好像滞留在少年时代,毕竟有我同学的长辈借 ** 之光,“被”家人分隔,现身在那边,那时没有风景,或说没有看风景的心情吧。我们不像年轻人,仅活在当下。
  风景
  当我们进入清晨山谷时,车边有雾霭漂浮,莽莽群山之间云朵缭绕。绿荫掩映中的村寨人家嵌在诗画般的意境之中。
  峡谷、清江和天坑、地缝还有茂密的森林植被合成了恩施土家的独特风景,孕育了巴文化的
  诞生传承。
  汽车盘旋之间,清江流水忽隐忽现,时而婉转曲折,缠绵不尽,时而穿山而泻,开阔舒坦。
  利川的山石树林也很有规模。
  我们在咸丰坪坝营森林公园乘坐缆车,俯瞰逶迤浩瀚的林海,眼下是大片名副其实的“绿色”,像无边的沧海,是人类赖以生存的原始家园。
  在造物主眼里,我们也是风景吗?吊在半空的小铁罐里,从祖先曾经真实拥有过的净土上空掠过,仿佛在回望一种久违的绿色。
  参照当下的生活,人类真是很变态。一边喋喋不休地念叨着低碳和健康,振振有词,一边产出花样不尽的污浊来侵蚀压缩一个原本清洁无比的空间。
  不管这支撑悬挂我们的铁塔钢缆多么粗壮,我们也不过是一群如来眼下顽劣并瞎折腾的猴子吧,谁也别怪谁。
  落地后,石径引导着我们,溪流在身边伴奏,在数不清的杜鹃、珙桐、红豆杉、硪掌秋等珍稀植物的浓密包围中,我们走向山涧峡谷的幽深腹地。
  天然形成的巨大的山洞先后穿过四座大山,飞瀑山泉和石峡绝壁确实壮观奇特,起码不是我司空见惯的那种长满石钟乳,打满彩色光的。
  庆幸自己没做功课,无知,才有悬念,才有意外的发现和惊喜的感觉。有时按图索骥,甚至预习得了如指掌,反会生出骥不如图的失望。
  我们为错开人群,是下午约3点到达大峡谷的,人气依然很旺。在最后一段狭路上,要在管理人员的调度下等待错车。听说前一天,游人多得起了纠纷,好像出动了特警。
  栈道缠在峭壁的半腰上,很平坦,连我这样的胆小鬼都都觉得结实安全,没有道听途说的惊险和刺激。倒是远山多姿,近壁俏丽,不断构图换景,展现出恩施如画的秀美仪态,令我这好色来客惊喜不断。
  回程总是疲倦的,在颠簸的山路上,我开始晕车。
  带着几分挣扎,看着天上稀疏飘渺的晚霞,目送慢慢落下去的夕阳。当群峰沉入黑暗,像游程落幕,带走了所有的影像,睁眼闭眼都一样。
  灯光亮起时,我们回到人造的叫城的地方。恩施也有四星级酒店,大堂的地面光可鉴人,水晶灯比我8月在伦敦住的那两家要华丽气派很多。这也是我在恩施感到的又一份意外,随处可见的塔吊林立,密密匝匝,高楼迭起的景观蚕食着原生态的风水,人们,我们都是贪婪的。
  老宅
  因时间所限,我们放弃了“亚洲最大”的腾龙洞,选择了“大水井”。对那个古河床上的大瀑布我也没有特别的向往,我的随便走走一般不强求。
  位于利川杨坝的大水井建筑群,掩藏在群山沟壑深处,依山而建,由李氏宗祠和李氏庄园组成,先后建于清道光和光绪年间。
  远看土家楼台在葱茏毓秀的绿荫中,斑驳的石墙飞檐气势堂堂,虽然有些房屋和石雕木刻已经残败,但主体结构还很完整,堞墙上的炮眼还守望着一方山野,记载着那远去的森严。
  庄园大门匾额上书有“清莲美荫”的大字,内部是中西合璧的民居建筑。多为楼房,有庭院、走廊、天井数十处。
  我小心地穿行在花厅账房,吊脚楼,小姐房、客厅和和磨坊之间,细看窗棂斑驳,苔藓茵茵,反而引发起对这个家族三百年兴衰的不尽遐想。
  其宗祠据说是仿四川成都文殊院的,三殿四厢,六个天井。分三路,每路三进。有拜殿、讲礼堂、祖宗殿,也是李氏家族族长处理宗族事务的地方,李氏族长是集族权、政权、军权于一身的地方首领,建筑群中有钱粮库和军火库,防守布局非常严格。
  出祠堂西屋,下70多级台阶是围着石墙的“大水井”,古井仍然水满,但浑浊。围墙的大石块坚固粗糙,透着一种气势和沧桑,让我们看到一种年头造就的份量。
  山歌
  施恩山歌远近闻名,代表作“龙船调” 在许多晚会上频频亮相,早已传遍祖国南北,走向世界。当然修饰雕琢改良还加发声训练一定免不了,有时原汁原味并不是到哪都适用。
  此行恩施,山歌还真是给了我一个小小的惊喜。虽然它带着一点商业包装,一点作秀和夸张,但年轻人唱起来的时候,还是透着欢快和真诚的。多为民间广为流传的情歌,打情骂俏也在歌中多了诙谐风趣,远比二人转招我喜欢。
  在车厢里,在山路上,在密林深处的舞台,伶俐秀气的导游小姑娘,憨头朴实的土家小伙都是张嘴就来,那个都有百八十首的功底。
  用一种这方水土滋养的小调旋律营造的的气氛,让我很愉悦。其实许多游客都颇受感染,跃跃欲试,互动呼应。
  那些歌有新娘子 “哭嫁”,出嫁上轿前要表达自己对娘家养育的不舍,哭爹妈、哥嫂,骂媒人。。。比如“铁树开花八寸长,媒人吃了烂大肠。”粗言粗语又生动无比。
  有“六口茶”,小伙子喝茶没话找话,问人家姑娘爹妈哥嫂是否在家,好像就是恩施版的“对面的的女生看过来”,非常通俗上口。小伙子一张嘴就自然投入,眉眼都放起光。比如“喝你二口茶呀,问你二句话,你的那个哥嫂在不在家?”
  还有:“郎在高山打伞来”,给我等留下“呀儿呀儿呦”之类的很容易上口的空间配合互动,走在在山间地小路上,喘着粗气,放肆地吼两嗓,起哄架秧子吧,让城里人端着的道貌岸然暂时撇一边,入乡随俗,原始一把。
  据说恩施山歌多了去了,有号子、灯歌、田歌、小调、风俗、宗教,五字、八字的等等内容和形式,源于生活,乐观富有情趣,角度花样丰富,还有现实意义。如婆娘女子走一坡唱一坡:“阎王不饶负心汉,男不长情短命死”的咒语,也自得其乐,一天到晚唱着过,太阳落山,四山黄,车咚车。
  通俗而不庸俗的山曲野调,伴着悠悠清江的水韵,似一道风味小菜,土产佳酿,品过尝过,还不错啦。
  三峡好人
  带着惰性和慵懒,好吃好睡不着急,自然缺乏驴者的较真和紧凑。到巴东撮完中饭时来到码头,去神农溪的游船已经开走了。
  我们上了江上运送山民的班船,船主夫妇答应,送完渡船上的老乡,就带我们在莲花溪转转。收我们每人50元。
  乡亲们背大包抱小包地坐在底舱。上层甲板上只有我们几人,气温宜人,江风舒缓,视野开阔,可饱览江畔景色。
  这里是三峡巫峡的出口,库区工程导致一方景观和一个不知生活了多少代人的家园消失了,几十家企业、祖祖辈辈赖以生存的田地、桔园、老屋,数以千计的老少乡亲“被”大迁徙了,
  离开家乡故土的他们心情怎么样,过得都好吗?这个话题的份量太沉了。
  几座山上还剩下十几户人家,因地势高而没淹没,他们不肯就这么轻易走了,而是选择了守侯,可在四面水漫的巫山岭上,他们不孤独吗?换物买粮,都要乘这班船,生活的艰辛不变可想而知,孩子们很小就要乘船,外出去住校,这就是他们的宿命吧。
  船靠岸时,船老大夫妇驳船后,就用力地替年老的乡亲递接那些沉甸甸的货袋,可见他们为人的质朴。
  进舵仓里,聊了几句,知道船是他们的私产,价值十几万,是一家四口赖以生存的唯一生产资料。两个孩子住校念书,年收入五万以上,生活不成问题。但除了大雾天气,全年早出晚归无休息,很辛苦。我想起贾樟柯的电影“三峡好人”,相比他们活的算平静了,起码没有太大的拧巴。
  荆州博物馆、天门和茶经
  夜晚的荆州灯火很漂亮,朋友预备了丰盛的饭菜,安排了舒适的住宿,让我觉得和在北京没山么两样。
  第二天去看荆州博物馆,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满眼国宝级的藏品放射着荆州楚文化的璀璨光芒,让人眼前不断闪亮,令我对这个“小城”的故事肃然起敬。
  也想起看了外表恢弘的“首博”后的难过和扫兴,我们住过的四合院成了照片,我们捉迷藏的胡同化作幻灯,还有那个戏楼,假死了。因为爱,而失落吧,眼前一座座城的消失被蚕食,长大了才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从新石器时代的陶器、玉器珍品到战国青铜越王勾剑,西周的铜虎尊,战国的丝绸织品,锦袍上的龙凤虎纹绣,漆木虎座鸟架鼓,凤鸟莲花豆(盘)古尸秦汉的漆器,还有陶猴彩佣。。。
  我只是懵懂直觉地知道它们的珍贵,不知当今数不清的大师目睹这遥远的“精美”时会做何感受?这样的无价之宝得以完好保存,对后人真是有功德的事。
  荆州的古迹还很多,我只是扫了一眼的匆忙过客。
  在天门吃中饭歇脚,真没得看。有本地名人茶经作者陆羽像,塑得粗糙不成样,刻着“某处施工”的题字是败笔。刚好离京前发小给的茶包装印着:茶者,南方之嘉木也。一尺、二尺乃至数十尺;其巴山峡川有两人合抱者,伐而掇之。。。
  准时回到武汉机场,回到时尚的当下,吃快餐,有一搭无一搭地读郎咸平的书“我们为什么这么穷”,就到这吧,虎头蛇尾,不了了之,回家吧。
  


  


  


  


  


  


  


  


  
暂无签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45

主题

94

帖子

0

精华

旅行新人

Rank: 1

游币
0

最佳新人

发表于 2010-12-21 14:48:2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次是“被”旅游的,夫唱妇随,不做功课,听之任之,不计得失。
暂无签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门店查询|法律声明|APP下载|触屏版|小黑屋|wap站|Archiver|中青旅遨游论坛 ( 京ICP证010423号 )
快速回复 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