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装备

读读东汉那时的爱情,甘肃也有你向往的诗和远方的田野

[复制链接]
查看: 3002062|回复: 0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55

主题

60

帖子

10

精华

遨游旅行家

Rank: 8Rank: 8

游币
2845

精华作者

QQ
发表于 2018-10-29 22:27: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人生譬朝露,居世多屯蹇。忧艰常早至,欢会常苦晚。”读起来是不是感到有些熟悉?“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当以慷,忧思难忘。”这不是曹操的《短歌行》吗?没错啊!这首诗便是曹丞相写《短歌行》时借鉴化用的原版,出自东汉诗人秦嘉的一首《赠妇诗》。那什么是赠妇诗?简单的说就是秦嘉写给老婆徐淑的情书。
也许你会说,这徐淑定是个颇有家学渊源的大家闺秀,否则又怎么能看懂这样的诗句。的确如此。据说徐淑还未出阁时,她的才情便引来众多的追求者。徐淑的文学造诣不可小觑。她可是获得官方认证的东汉版“诺贝尔文学奖”女子组入围候选人。班昭堪为第一,徐淑屈居第二。可惜历史往往只能铭刻下第一,而冲淡掉第二。
秦嘉与徐淑都是今甘肃定西通渭县人。如今,为纪念这一对夫妻诗人,通渭县县城中建设了一处秦嘉徐淑公园。公园正门高耸的石牌坊背后书有“嘉行淑德”四个大字。望文生义也不难理解,秦嘉的品行与徐淑的才德是值得流传后世的。翻开一部《通渭县志》,秦嘉与徐淑的故事就要从他们的爱情讲起。


用诗讲述东汉爱情故事
一只单身狗,不仅要阅读他们穿越千年的甜言蜜语,更要赞美他们的伟大爱情,我的内心本是拒绝的。但当你读过他们的爱情,就会为他们的爱情所感动。因为它正是我们这个时代最缺乏的纯粹爱情。秦嘉与徐淑成婚后举案齐眉、琴瑟和鸣,本是当地令人羡慕的一对神仙眷侣。但由于工作原因,秦嘉在陇西郡任上计掾时接到上级命令,需要去往洛阳出差。而徐淑生病在家休养不能随行。夫妻二人只能依靠书信笔墨传情。
秦嘉临行前给妻子留书道:“清晨当引迈,束带待鸡鸣。顾看空室中,仿佛想姿形。宝钗好耀首,明镜可鉴形。芳香去垢秽,琴素有清声。”也许是想老婆已经想出了幻觉吧!空空荡荡的房间里到处都是老婆的身影。不得不说秦嘉的情话技能满分。
但比起徐淑的回信,似乎秦嘉的文笔就略显逊色了。徐淑在给丈夫回信的《答秦嘉诗》中写道:“瞻望兮踊跃,伫立兮徘徊,思君兮感结,梦想兮容晖。”“恨无兮羽翼,高飞兮相追。长吟兮咏叹,泪下兮沾衣。”我一人白日里倚门张望、伫立徘徊,夜晚思君不见、辗转反侧。恨不得飞向你,与你在一起,无奈没有双翼,却只能泪下沾衣。如今读来,依旧能虐哭我们这些两千年后的读者,悄无声息的被撒了一大把狗粮。
正如单身狗们所“喜闻乐见”的那样,秦嘉与徐淑也难逃“秀恩爱,死得快”的命运。秦嘉与徐淑所生活的东汉末年,皇帝幼小,朝局混乱,宦官与外戚相互争斗。而秦嘉却在这乱世之中立志要做一个为民谋福祉的好官。结果可想而知。本就老婆不在身边,自己不会照顾自己的秦嘉,郁郁不得志且积劳成疾。竟病倒在了洛阳的工作岗位上,不久就去世了。
徐淑接到丈夫离世的消息悲痛万分,竟拖着病体立刻前往洛阳,亲自扶柩回乡。从洛阳到通渭,步行千里,足见其夫妻情深。但故事并没有结束,按照偶像剧的套路,破坏男主与女主爱情的“坏人”即将登场。徐淑的哥哥在秦嘉死后希望妹妹徐淑改嫁。但徐淑写下一封《为誓书与兄弟》致其兄长,誓言此生只愿好好抚养幼子,死后才能无愧与丈夫秦嘉在黄泉想见。更是慷慨陈词自己为夫守节的志向:“夫智者不可惑于事,仁者不可胁以死。晏婴不以白刃临颈,改正直之词;梁寡不以毁形之痛,忘执节之义。高山景形,岂不思齐?”无奈在哥哥的百般逼迫之下,徐淑只好效仿梁国寡妇的高行,自毁容颜以明志。虽然故事的结局不免有些哀怨,但秦嘉与徐淑的爱情是抵挡得住人生风雨的。心中有诗,诗中有情,即便眼前有再多的生活的苟且,也能守望着珍藏着曾经的美好,自得其乐。
在秦嘉徐淑公园和纪念馆前都刻有“诗情”二字。同行的朋友问我,这到底写的是“诗情”还是“情诗”。我竟一时语塞,而后想想又似乎都可解。夫妻二人一问一答、一往一复的文学唱和便是“情诗”,而通过这些情诗,流传给后人的则是蕴含在文字之中的“诗情”。古来自有痴情者,情根深种至此,即便是汉代最著名的文学夫妻司马相如与卓文君也要汗颜了。


偶遇远方田野里的爱情
眼前的这片土地是秦嘉与徐淑的故里,也是二人百年之后的合葬埋骨之地——甘肃省定西市通渭县榜罗镇。黄土台地变身绿色梯田,草垛星星点点的肆意堆放在收割机抚慰过的田野上,一派清新自然的乡野气息扑面而来。我一向认为美好的东西有一种莫名的力量,它是会聚集的。正如怡人秀美的自然风物定是可以孕育出亲切善良的人和真挚深厚的情。有田野的远方总会充满诗情画意。
在榜罗镇的村子里走走停停,偶遇一对年过七旬的老夫妻。他们主动邀请我们这些远道而来的外乡人到家里去坐坐。盛情难却,我们也就只好进门叨扰了。岳爷爷和岳奶奶夫妻二人居住在这里已经几十年了。即便这里的生活条件不如城里优越,但他们依旧将携手相伴的朴素生活过成了诗。院子里镂空砖石砌成的围栏雕刻有梅兰竹菊的图案;院子被一个精致的月亮门分割成一前一后;正屋迎面的墙上挂着一幅大大的红纸墨笔的寿字;一旁的还饲养着一双鹦鹉作为老两口的爱宠。虽然我们的到访只是偶然,但老两口却衣着干净、整齐利落。从他们这田野中的生活里,我看到了诗的模样。
临别之际,两位老人还坚持要将我们送至门外,就如同送别自己即将远行的孩子一般。岁月镌刻在他们脸上的痕迹也掩不住淳朴的笑颜。岳爷爷和岳奶奶那诗意的乡野生活和他们相伴偕老的样子,不正是当代的秦嘉与徐淑吗?如果两千年前的秦嘉没有那么的忧国忧民,或许秦嘉与徐淑两人也能像岳爷爷和岳奶奶这样白头到老吧!
也不知到底是为什么。到访秦嘉徐淑公园和纪念馆的那天天气阴沉得厉害,竟还下起了雨。似乎是在为他们凄美动人的爱情渲染一丝悲凉且诗意的气氛吧!鹊桥下旧时的河床已化作生机勃勃的草场,怀抱着涓涓细流与自由无束的羊群。鹊桥的栏板上刻下了他们的情话,他们的身影,还有他们最爱的并蒂莲、比翼鸟和双鸳鸯。此情此景恰巧应和着来自两千年前的爱情誓言:“比目连心游,鸳鸯结伴啼。河枯石已烂,身影不见离。”
@驴来驴去,哏都姑娘,历史系90后森女一枚,博物馆导师、文化创意师、活动策划师。搜狐旅游金牌作者、乐途旅游专栏作家、遨游旅行家、飞猪旅游达人、驴妈妈旅游达人、途牛大玩家。

搜狐旅游金牌作者 乐途旅游专栏作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门店查询|法律声明|APP下载|触屏版|小黑屋|wap站|Archiver|中青旅遨游论坛 ( 京ICP证010423号 )
快速回复 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