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装备

妈祖庙旁的严复宅 林氏家中的冰心居

[复制链接]
查看: 814545|回复: 0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44

主题

48

帖子

7

精华

遨游旅行家

Rank: 8Rank: 8

游币
2365

精华作者

QQ
发表于 2018-5-5 17:13: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天津古文化街上的严复雕像甚为醒目。天津宫北大街大狮胡同大甡号后的严公馆正是严复在天津生活时居住的地方。也是在这里,他译著了赫胥黎的《进化和伦理》,即我们所熟知的阐述“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天演论》。他令大梦初醒的中国人从物种起源之中看到了世界大势。

也许是因为严复一生中最辉煌的20年是在天津度过的吧!加之,他的宅邸位置紧邻天津老城。故而,不少人都将严复误以为是土生土长的天津人。即便是身为天津人的我,在年少的时候也曾觉得是这样。
天津严公馆旧址所在的宫北大街是天津老城厢之外最繁华的区域。其中的“宫”指的便是天后宫(妈祖庙)。与严复同时期的达官贵人或是洋人买办在天津的住处总是远离老城的。在他们眼中,租界或新区才是远离国人粗俗的市井之气的安乐窝。而严复则不然,在世人看来,他的居所似乎更接地气。那时候,从严公馆到天后宫,走路也不会超过1分钟的时间。
一个新时代的从书斋中走出的进步思想家,竟然乐于居住在最为喧闹的地方?关于这一点,我曾是百思不得其解的。直至来到福州,严复的故里,走进严复生命停留的最后一站。在三坊七巷中郎官巷的严复故居里,我找到了答案。
在郎官巷里严复故居的对面不足5米处就有一座天后宫(妈祖庙)。这里是严复因病无医,从天津回归故土后所居住的地方。他在这里经历了人生中最后一个春秋。家的选址依旧是天后宫的身旁,一如在天津的严公馆,一如儿时故乡福州的阳岐村。
郎官巷里的天后宫是如今福州旧城内唯一仅存的,自清代重修之后保存至今。生长于东南沿海的人们对妈祖有着特殊的情感。漂泊异乡的游子在他乡见到天后宫,心中便生出了一股家一般的感觉。
严复是地地道道的福州人,自是礼敬妈祖的。又因在福州船政学堂学习,而开启了他人生的崭新阶段。而后,无论是海军还是海归,他都与海洋结缘。如此一来,天后宫在严复的眼中便是一种精神寄托与故土乡情。
严复故居正堂中匾额之上的“吾宗之光”,字面意思浅显的很,无非是说严复便是严氏家族的荣光。而当我再步入后堂,粗略一览严氏家族的历史,才恍然理解这匾额的另一重含义。
1867年(同治六年)来到福州船政学堂学习驾驶的严传初,改名宗光,字又陵。1872年(同治十一年)取得选用道员资格后,改名复,字几道。严复人生的转折是由他进入福州船政学堂改名严宗光开始的,严氏家族的兴盛亦是由严宗光开始的。
当你走进三坊七巷,中国近代史中曾经叱咤风云的历史人物,在这些街巷里似乎变得丰满且鲜活了起来。任凭时光流转也带不走这一个个熟悉的姓名。虎门销烟的林则徐、船政洋务的沈葆桢、甲午海战的叶祖圭、戊戌变法的林旭、广州起义的林觉民、五四运动的林长民……
林长民和林觉民是堂兄弟。他们二人一个因为反对军阀统治身亡,一个因为参加革命被捕遇害。而世人公认的民国第一才女林徽因便是林长民的女儿。提起林徽因,便会联想起她众多的追求者。除了她的丈夫梁思成,徐志摩与金岳霖是其中最为传奇的两位。才子佳人的风流韵事,在世人眼中,早已冲淡了其父辈们曾为革命挥洒的血泪。
近代文学史上,“太太会客厅”的一段公案,曾将林徽因与冰心的关系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在冰心的笔下,除去女性文人之间的拈酸味儿,更多的是她对林徽因的个人性情及生活圈子的精致刻画。描摹到了骨子里的笔法,令人物形象跃然纸上,像极了民国式的大观园。也难怪它成为了当时文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冰心与林徽因就此结下了梁子。其中,冰心曾刻意提及林徽因是林长民妾室所生的庶出身份。似乎冰心对林家的事情了如指掌。
冰心(谢婉莹)所在谢家与林徽因所在的林家之间的渊源要从这里说起。福州三坊七巷里杨桥巷的林觉民故居,也是冰心的故居。黄花岗七十二烈士之一的林觉民就义之后,林家人决定把祖宅卖掉到乡下避难。而买主正是冰心的祖父谢銮恩。
1911年,林觉民从日本回国参加广州起义,临行前回家探望了父母与怀有身孕的妻子陈意映。林觉民在离家去广州的路上,深夜里在手帕上写下了一封感人肺腑的《与妻书》与妻子诀别。林觉民与陈意映夫妇二人的伉俪情深一张手帕又怎能书尽?林觉民的字越写越小,越写越紧,要对妻子的诉说太多,直至写满整张手帕。
或许,冰心正是听着林陈二人的爱情故事,在他们曾经居住过的宅院里长大的。冰心自是无法接受林徽因在婚姻之外极度暧昧的情感态度。而“太太会客厅”的事件便是在徐志摩死后不到一年触发的。不曾想,在三坊七巷里转转,冰心与林徽因之间的恩怨纠葛竟也渐渐明晰了起来。
三坊七巷中“一屋跨两巷”的二梅书屋也是游览不可错过的。始建于明末的二梅书屋,前门开在郎官巷,后门开在塔巷,迄今已有三百多年历史。其中四进的花厅原为其主人清代凤池书院山长林星章的书房。因房前植有两株梅花,取斋名为“二梅书屋”。 而主人家对于梅花的喜爱融汇到了建筑的各个角落。二进院落的两侧墙头则用篆书书写梅花诗句。“一朵忽先变,百花皆后香。”“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
若要谈及诗词歌赋与楹联佳句,来到三坊七巷的文艺青年们,一定要去看看林则徐的好友梁章钜的旧宅。虽不熟悉此人,但他的著作《楹联丛话》在爱好文学的人们的印象中应该并不陌生。苏州沧浪亭中的宋诗集句联——“清风明月本无价(欧阳修),近水遥山皆有情( 苏舜钦)。” 便是梁章钜的杰作。藤花吟馆正是他的书斋所在。“诗敲梅下月,醉卧柳边风。”诗酒、花柳、风月皆被梁章钜的才情揽入怀中。
徜徉在三坊七巷的街巷里,旅行近乎变为了游历。严复的乡愁、冰心的恩怨、二梅书屋的诗词、藤花吟馆的楹联,每一处看似不起眼的院落里都收藏了太多过往的秘密。我不愿它们就此被尘封,便轻轻的掀开了三坊七巷的一角,一窥究竟。
@驴来驴去,哏都姑娘,历史系90后森女一枚,博物馆导师、文化创意师、活动策划师。搜狐旅游金牌作者、乐途旅游专栏作家、遨游旅行家、飞猪旅游达人、驴妈妈旅游达人、途牛大玩家。

搜狐旅游金牌作者 乐途旅游专栏作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门店查询|法律声明|APP下载|触屏版|小黑屋|wap站|Archiver|中青旅遨游论坛 ( 京ICP证010423号 )
快速回复 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