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装备

[亚洲] 巴厘岛游记之二:赶海老人的“神仙生活”

[复制链接]
查看: 1544|回复: 0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11:53
  • 签到天数: 100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参加活动:2

    组织活动:0

    44

    主题

    223

    帖子

    0

    精华

    遨游旅行家

    Rank: 8Rank: 8

    游币
    4932

    最佳新人原创达人

    发表于 2017-4-14 20:35: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巴厘岛游记之二:赶海老人的“神仙生活”

    我们下榻的索菲特塞米亚克酒店就位于海边,站在高处能望见大海,当夜深人静、万籁俱寂之时,躺在床上,似乎能够听见波浪拍打礁石的声音——哗啦、哗啦,声音断断续续,时而清晰,时而模糊,像一首无尽无休的催眠曲,伴随着人渐渐进入梦乡。
    来到巴厘岛的第二天,我仍然是早早起床,沿着园林中的小路来到海边。大海刚刚退潮,裸露出黑褐色的沙滩,远处,退潮的海水有气无力,拍打出来的浪花也是软绵绵的,毫无涨潮时的凶猛。黑褐色的沙滩上,追随着退潮的海水,是一群赶海人,他们身背背篓,穿着短裤,不时弯腰,捡拾着退潮后遗留在沙滩上的海蟹扇贝,幸运者还能从低洼处的积水中捕获活蹦乱跳的鱼虾。
    巴厘岛的清晨,蓝天白云无法阻隔热情温暖灿烂的阳光。

    IMG1001.JPG

    我沿着海边的人行道向前走,漫无目的,只是好奇与欣赏。沿着海岸,建有一栋连着一栋的房屋,房屋最高为二层,多数是旅店、餐厅,夹杂着一些水果店、鲜花店。走了一段路,海岸边依旧,仍是旅店、餐厅,想象着在巴厘岛的旅游旺季,这里一定熙熙攘攘、人声鼎沸。
    走着走着有点累了,停下脚步,正巧,一位老人背着背篓赶海回来,从我面前走过。我偷眼观瞧,背篓中有几条二三斤重的大鱼,还有海虾海蟹,我不由地称赞道:“这鱼真大!”
    老人本来已经与我擦肩而过,听到我的声音,停下脚步转过身,看了看我问道:“来旅游的吗?哪里人?”说的是中国话。
    这让人感到非常的惊奇。在这个偏僻的海岛上,竟然遇到生活在这里的中国人!我连忙回答:“是来旅游的,北京人。”
    “噢,北京人?!”老人也有几分惊喜,“我在北京住过五六年,说起来,咱们能够见面就是有缘分。”说着话,老人把背篓放到地上,坐到路边的石头上,“坐下来,说说话。”老人招呼我,这对我可谓求之不得。
    我掏出中华烟,递给老人一支,老人也不推辞,接过,点燃,深深吸了一口,然后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感觉很舒适惬意。老人看起来有七十多岁,中等身材,略微偏瘦,头发全白了,但被剪得很短,腰板挺直,精神矍铄,脸和胳膊被热带的阳光晒得有些发黑,这有点像巴厘岛的当地人。
    老人自我介绍说,他姓陈,湖南人,年轻时在北京当兵,退伍回到长沙,在一家军工厂工作。十几年前来到澳大利亚,一次来巴厘岛旅游,见这里山清水秀、环境优美,便买下一家旅店,做起旅游生意,不知不觉,一晃就是十年。
    “就是那家旅店。”老人转身指向不远处。那是一家中等规模的旅店,在这一片,这家旅店的规模属于比较大的,以这家旅店所处的位置,到了旅游旺季,生意一定非常红火。
    我随口称赞了几句,老人听了很高兴,满脸都是笑意。大概人老了,都喜欢听赞美的话。
    我问:“您当初在巴厘岛经营旅店,语言不通,也无人照应,肯定很难吧?”
    老人说,“要说难,当然难,万事开头难嘛!不过与国内相比,这些困难不算难。以前我在军工厂当厂长,三千多名职工,那才叫难。你不改革,没有饭吃,你要改革,不管触动谁的利益,谁都会不满意。有跟在你身后骂大街的,有跑到家里吃饭的,有闹得你晚上睡不了觉的,那才叫难!。”老人挥动着手比划着,哈哈地爽朗大笑。“工厂亏损,像个叫花子,谁都嫌弃你。等到工厂盈利了,像个土财主,谁都喜欢你。收税的,收费的,拉赞助的,做广告的,安排子女的,蹭吃蹭喝的,每天是络绎不绝。没有钱,要得罪职工,有了钱,要得罪领导,那才叫难!”
    说起过去当厂长时的艰难,老人就像讲故事,没有愤懑不平、怨气冲天,好像在述说一件有趣的事情。
    “在巴厘岛开旅店就不同了。这里民风淳朴,与人友善,你只要遵守法律,按时纳税,没有人找你的麻烦,也没有人干涉你的经营,所以,经营起来并不难。”老人解释现在的旅店经营。
    我换了个话题,问老人,“这些年国内变化很大,你回去看了看吗?”
    “回去了,看了。”老人叹了口气,“前年冬天回去的。人多、车多、高楼多,生活好了,但是河水污染了,田地污染了。”老人似乎感触很深,摇着头,显然对国内的污染不满意。“你看这里,清清静静、安安静静,屋前是大海,屋后是树林,差距太大了。”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尔何能,心远地自偏。”老人随口吟诵起诗来。这是东晋诗人陶渊明的诗,我在上大学时背诵过。后面的诗句是:“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我把后面的诗句背诵出来,相隔几十年,背诵得并不流畅。老人很惊奇。我告诉老人,我大学读的是中国文学专业,现在在出版社从事编辑工作。
    “我来考考你。”老人像孩子一样,眼睛中闪出孩童般的纯真与顽皮。“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灭烛怜光满,披衣觉露滋。不堪盈手赠,还寝梦佳期。这是谁写的诗?”
    我仔细回想着,“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是脍炙人口的诗词名句,但是此诗的作者是谁,骤然之间却想不起来了。老人咯咯地笑起来,很得意。“这是唐朝诗人张九龄的望月怀古。”老人说出答案,接着又背了一首:“客路青山外,行舟绿水前。潮平两岸失,风正一帆悬。海日生残夜,江春入旧年。乡书何处达,归雁洛阳边。”这首诗我记得,是王湾的次北固山下。因为近些年外出旅游,经历过“潮平两岸失,风正一帆悬”的意境。
    老人的记忆力真了不起,这么大的年纪,能够记住这么多的古诗,而且随口背诵,毫不费力。我竖起大拇指,称赞起老人。老人却连连摆手,说:“这是我天天背诗的结果。我早上赶海,活动筋骨,下午睡觉,晚上背诗。不仅背诗,我还学着写诗。”
    我吃惊地望着老人,老人这是在神仙的地方,过着神仙的生活。难道不是吗?推门是无边无际清澈湛蓝的大海,转身是绿树成荫花团锦簇的树林,上有碧空如洗的蓝天白云,下有滔滔不绝清凉甘爽的河水。无温饱之困扰,无污染之烦心,往来皆友善,结交自随心。神仙的生活也不过如此罢了。我把这话说给老人听,老人连连点头,笑得眯起眼睛,满脸的皱纹都舒展开来。
    老人说:“幸福是什么?幸福就是快乐。我现在无忧无虑,十分快乐,也就很幸福。”
    老人邀请我去他的店里坐坐,看看他仿照古人写的诗。我有心前去,却没有时间,因为随团旅游,行程都是确定了的,难以更改。我只好婉言谢绝。老人很遗憾,我也很遗憾。
    与老人分手,我赶紧往回走,出来的时间不短了。回去的情景依旧,只是人开始多了,餐厅里开始有人吃饭,旅店开始有人闲逛,还有晨练的、跑步的,以及拿着相机四处拍照的青年男女。
    回去的路上,脑海中难以忘记这位赶海的老人,更难以忘记他的幸福生活。在这美好的环境中和幸福的生活中,我想,说不定哪一天,我们这些来到巴厘岛的中国游客,可能就会读到老人所写的诗,如同古人一样,在诗歌中,赞美巴厘岛的美丽,抒发幸福的情感。

    巴厘岛美丽的的海边景色。

    IMG1003.JPG

    IMG1004.JPG

    IMG1005.JPG

    IMG1007.JPG

    IMG1008.JPG

    IMG1010.JPG

    IMG1002.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中青旅遨游网   ( 京ICP证010423号 )
    门店查询|免责声明|APP下载|触屏版|小黑屋|wap站|Archiver|中青旅遨游论坛 ( 京ICP证010423号
    快速回复 回顶部 返回列表